医院首页 > 新闻动态 > 郑树森院士门诊:有一种爱叫 愿与你同“肝”共苦
郑树森院士门诊:有一种爱叫 愿与你同“肝”共苦

 

前面的话

 

小小一间问诊室,浓缩着世间百态嬉笑怒骂。

有人天生乐天派,病重也浑然不觉;

有人天生性子急,一下子就大动肝火;

还有好多家属默默陪着来,忍着心中的悲痛,只希望自己的至亲至爱之人,能渡过此关,哪怕献出自己的一半肝,也在所不惜。

 

 

周三早上8点,树兰(杭州)医院二楼A7诊间,郑树森院士穿着白大褂准时的出现在诊间。每当患者进门时,他满脸笑容地和患者打招呼:“您好,请坐,哪里不舒服?”这个习惯,他从医40多年,也坚持了40多年,“作一个门诊医生,要爱护、关心病人,讲话也要注意沟通技巧,尤其是针对一些肿瘤病人,医生不仅要关注病情,也要关心病人的心理。”郑树森院士说。

 

我国是肝炎高发国家,目前慢性乙肝患者达2300万人,其中600万患者因为肝硬化、肝纤维化、肝衰竭急需抗病毒治疗。同时,每年因乙肝导致的肝硬化和肝癌死亡30余万例,新发乙型肝炎病例50万—100万例。

 

来看郑树森院士的病人,以肝病晚期及复杂疑难肝病的患者居多,有些也是长期在他这里管理的老病人,小小的诊间里,浓缩了人生百态。

 

 

乙肝病毒携带者如果大量酗酒

发展为肝癌的速度将加快一倍

 

“院士您好,我这病就是喝酒喝的。”刚走进诊室的男患者还没坐下,就乐呵呵地“自我招供”了,试图缓和下内心的紧张。郑树森院士一边翻看着他病历,一边劝道:“酒一定要戒啊!”

 

“我喝了三十多年了,每天一斤白酒啊,戒不掉了,我小时候在田间干活累,我奶奶就和我说,喝点酒解解乏,到现在我如果不喝酒晚上睡都睡不着了。”患者“讨价还价”道,能不能喝一半或者改喝红酒。

 

“你原先有乙肝,现在已经是肝硬化代偿期,血小板低、脾脏大,前年底还呕血便血。”指着患者病历细数着一条条喝酒带来的“后果”,郑院士从疾病诊断到发病原因,从病情演进到治疗方案的选择细细道来。“郑院士权威啊,说的又特别细,我这心里一下感觉踏实多了,一定好好听话配合治疗!”

 

因喝酒伤肝的病人在肝胆胰外科的门诊中,占了较大比例。肝硬化是肝脏疾病中最常见的一种,导致肝硬化出现的原因就多种,其中,喝酒过多者出现肝硬化的几率较大。

 

由于肝脏具有强大的代偿和再生能力,大多数肝硬化患者可以没有任何症状,他们像正常人一样生活、工作,一般是在作其他疾病检验时,才不经意发现自己有肝硬化,也正是没有太多不适症状,如果不重视,还继续以往的饮酒、酗酒生活方式,到了肝硬化失代偿期,就会呈现严重的症状,如多次呈现黄疸、腹水多到影响呼吸等,甚至转化为肝癌,后悔莫及。

 

“乙肝病毒携带者如果大量酗酒,发展为肝癌的速度将加快一倍,所以最好别喝酒,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,”郑院士说,“注意定期体检,早发现、早医治,才能及早发现问题。”

 

有一种爱情叫愿与你同“肝”共苦

有一种担忧叫恐你时日无多

 

有些高龄的肝癌病人,多年来饱受病魔折磨,其中一位老爷子,经历过手术切除肿瘤、射频以及介入治疗,近半年来,肝脏上的一个个小肿瘤又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,老人问:“能不能肝移植?”

 

郑树森院士解释道:“如果您再年轻十岁,我们也会建议您进行移植手术,但现在这个岁数身体各个功能可能都不太吃得消,还是建议介入和射频结合治疗。”

 

问诊结束,老人的小儿子却依然留在诊室内,偷偷拿出另一份检查报告单,忧心忡忡地问郑树森院士,“我父亲大概还剩多少日子了?”

 

每个担心父母的子女,在这一刻,甚至比病人还要脆弱。“每个人每个阶段都不同,还是要根据具体的治疗情况看。”郑树森院士劝慰他,不要太过消极,首要的事情还是陪同父亲积极治疗。

 

郑树森院士是中国器官移植领域的开拓者和领军者,在肝胆胰外科领域成绩卓著,他的门诊有不少病人是来询问肝移植手术的,患者张先生(化名),乙肝导致肝癌、肝硬化,肝功能非常差,病情严重,相濡以沫的妻子担心丈夫的病情,悄悄地询问郑树森院士:能不能把我的一半肝脏捐给我的丈夫?

 

我国每年有三十万名器官衰竭者在等待器官移植,但只有1万多名患者能够接受器官移植手术,这种焦急的心情,面对过诸多生死一线的郑树森院士能够理解这位妻子的苦心,他查看妻子的资料,耐心告知她:“你的肝不适合,但我们会尽可能地帮他寻找手术机会,你放心!”

 

郑树森院士告诉小编,许多来找他看病的患者已经病入膏肓,来寻求最后一丝生机,而作为一名医生,在救治患者的同时,还要特别注重患者及家属的心理,做好沟通,尽量不让对方过度乐观,也不能让其心生绝望。

 

近代名医特鲁多也说过医生对患者“有时去治愈,常常去帮助,总是去安慰”,郑院士认为作为医生,要掌握病人的心理,把道理讲透,注重调动病人的情绪和积极性,这对病情治疗是有帮助作用的。

 

“气得肝疼”不是开玩笑

 

吴阿姨(化名)气冲冲地走进诊室,郑院士一看病历就笑眯眯地问:“是不是又发脾气了?你这个肝脏上的血管瘤啊,千万不好太动怒,不然这个瘤子就充血膨胀,你就不舒服了。”听到院士这么说,吴阿姨笑笑不好意思地说:“是的是的,我平时就是脾气太大,很容易生气,生完气就觉得肚子里面坠沉沉的,是要改改这个坏脾气。那我这个病要紧吗?”

 

俗语称大怒伤肝,就是情绪对身体影响的一个典型例子。生气时,人体会分泌一种叫“儿茶酚胺”的物质,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,使血糖升高,脂肪酸分解加强,血液和肝细胞内的毒素相应增加,为人体最大的“解毒器官”肝脏增加负担。

 

郑树森院士叮嘱她,平时除了不要轻易动怒,一些重体力活也少干,定期复查就可以了,所以心里负担不要太重,一些坊间的草药也不要乱吃。

 

“妈妈,我想去看郑爷爷”

 

患者中也有一些是来肝移植之后来复查的。五岁的小樱就是其中一个,小姑娘一进门,郑院士就认出了小樱,开心得合不拢嘴,“现在好了,身体很棒了!”

 

小樱和郑爷爷拉拉手,说说话,过一会还调皮地推着椅子“玩”,看着如此活泼可爱的生命,围着一圈的大人们都格外满足和欣慰。

 

谁曾想到,当年的小樱又瘦又小,不爱动,不说话。出生在2013年的小樱,刚出生没多久,就被诊断出患有“先天性胆道闭锁”。那么小的人儿,胆管阻塞导致肝功能衰竭,黄疸指数飙升,“她的肚子里全是腹水,肚皮鼓得老高,整个人都发黄,活脱脱像个黄金瓜。”小樱是爸妈的心尖尖,老人们的掌上明珠,为了能给孩子治病,一家人从宁波赶到了杭州。小樱妈妈说,当时找到了郑树森院士,请郑院士帮小樱做“肝移植手术”,救孩子一命。

 

手术很成功,可孩子依旧命运多舛,术后反复发热、之后肝功能再次出现异常,黄疸升高,胆道和肺部也出现感染。B超检查显示,胆管扩张,吻合口狭窄。小樱的家人在思虑良久后,决定进行二次移植手术,难度和风险有多大,“但我们相信郑院士!”
如今,看到活泼好动的小樱,大家都知道,这份信任是毋庸置疑的。

 

“现在她有个新名字,叫胖胖,胃口特别好,而我最大的烦恼是要让她少吃点。”但看得出妈妈非常享受这样的“烦恼”,这是“甜蜜的负担”。现在她已经和其他健康的孩子一样,爱笑爱说话,孩子脸上无忧的笑容,是医务人员最想要守护的!

 

问诊、检查、看片子、写病历,每个病人都耐心对待,郑院士的门诊一般都要看到临近下午一点才结束,“他们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,要给他们看仔细、讲清楚。”每个病人看诊结束,郑树森院士都会摇着手目送他们离开。

 

 

医者,医病医心,不但治愈患者身上的伤痛,也抚平他们心中的不安与恐惧。

最后,重获的不只是健康身体,还有健康生活。  

 

郑树森院士的七点建议

 

要保护好肝脏,预防肝癌的发生,健康的饮食结构非常重要。郑树森院士给出了七点预防肝癌的建议:

1.接种乙肝疫苗,从源头上减少感染乙肝病毒的几率;

2.已经感染乙肝病毒的人群,要重视早诊早治,定期检查;

3.饮食上吃得清淡一点,多吃蔬菜水果和粗纤维食物,不要吃得太精细,少吃动物脂肪和内脏。尤其晚上要少吃一点,吃六七分饱就可以了,可以轻松入睡,减少胃肠道的负担;

4.养成定期排便的习惯,可以适当补充肠道微生态制剂,预防结肠癌发生;

5.平时少熬夜,注意休息,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;

6.少喝酒,不酗酒,保护肝脏健康;

7.慢性乙肝病人都是需要长期治疗和长期调养的疾病,患者要遵照医嘱,不能擅自停药,以免引起病情的进一步恶化。